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展讯

卡塞尔文献展之雅典的盛宴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棉布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自从受邀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雅典开幕式之后,组委会一天一封信,介绍卡塞尔文献展雅典开幕式一系列VIP 活动。每一次都有一只猫头鹰,作为卡塞尔文献展标志,它歪着头,既是不同寻常的视角,也是危机的预言者。毕竟,文献展的历史是一部集挫败、怀疑、丑闻、革新、认知和艺术生产力的历史。

本届文献展主题为“以雅典为鉴”,并首次以两个展区的形式呈现,分为希腊雅典展区及德国卡塞尔展区。4 月8 日,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希腊展区正式对公众开放。作为先锋艺术的实验现场,卡塞尔文献展已不仅仅属于德国,它已经成为国际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坐标,是西方文化界关注的焦点,也是西方社会的时代镜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潮,把卡塞尔从宁静带入喧闹,文献展也成为整个城市的节日。各类展览作品和相关的艺术活动散布于雅典的各个角落,美术馆、博物馆、图书馆、公共机构、广场、剧院、美术学院……展览场地超过40 处,160 多位国际艺术家参展。

作为受邀VIP,也同普通观众一样,如果要画册,必须自己采购,没有赠品,也没有专车接待。媒体发布会进行了2 个小时,总策Adam Szymczyk 强调说:“有一个大的尚未开发的潜力,当游客们一起介入展览的政治的潜力。”策展团队给出了复杂的文本,但他们建议亲身体验,并提醒说,这不是一场眼睛的盛宴,而将是一场心灵的盛宴。

当我们因为四处问路探索展览场地而抱怨主办方组织混乱时,突然顿悟,这正是主策亚当的用意所在:让我们不停地问路人,去寻找雅典。穿大街走小巷,问问问,最后找到了街道卡塞尔项目:谈话。这真是不折不扣的古希腊传统:问生活的意义。朴实、自然而然。

雅典真不富裕,尽管处处古意惊人。叫了一辆车,司机小哥十分健谈,什么都知道,从荷马的尤利西斯,到希腊的破产和难民,仿佛跟我们交谈的是一个政治学者。卡塞尔文献展处处激活经典,到处是隐喻。隐喻,让古代和观展灵感都鲜活起来。

中国艺术家小杨,在一块空地上展示他的贫穷艺术风格的作品《问路》。满地摆放封闭的白色药丸,过路客可以打开这些药丸,一看,药方上写着:雅典在哪儿?受邀艺术家(体制内的)有些作品涉及寻常物(难民的丢弃物,以及废弃的家具)改造的乐器,难道不是也要引起共鸣吗?

那些狂拍地上艺术家名单的,大概都是国际上活跃的策展人,而组委会到开幕当天才公开艺术家名单,大概是要削弱名利场艺术家的概念,并鼓励现场观展。毕竟是贫穷主义主张和向雅典学习的主题。不过,这些著名艺术家充满隐喻的作品,在美学上让人震撼,在民主的发源地直追现实处境,灵魂和世界都被拷问了。

我们一路走到艺术家Daniel 的画廊,Daniel 是今年卡塞尔文献展的大明星。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的咖啡馆花园里,有一件他的贫穷主义作品,一堆破烂,遭到了许多人抗议。我们还参观了艺术家Andreas Angelidakis 工作室。他的作品形式为Video、3D 打印、文献、装置、摄影等多元媒介,讨论古希腊建成的过程,以及未经授权的图像使用和混合的政治。“流动的古迹”展览是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策展人Brooke Holmes 对话6 个顶级艺术家:Matthew Barney、Paul Chan、UrsFischer、Jeff Koons、Asad Raza、Kaari Upson。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展览,位于Benaki 先生创办的古典美术馆里。

“流动的古迹”除了Video 装置之外,画册亦是展览的重要部分。在历史的视角上,策展人发问艺术家们,艺术史如何告知你的实践?或者你的实践如何影响了你对历史的看法?你认为从艺术家的角度来看,艺术史会更加平坦,在这个意义上,你会看到一统的风貌?等等,都是非常深入的对话。

在“ 流动的古迹”展览文献里,Brooke Holmes 教授开篇就说:过去,是狡猾不可靠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思考和创造性,来反映和古典过去的关系,这个项目就像古希腊过滤器一样,通过流动性(水)所揭示的古典景观的复杂性,来肯定当下与古代时间关系模式的液态历史。而展开的结构为:身体、时间、制度。

我不认为那些无限警觉审查制度的卷土重来、忏悔模式、扶贫旅游、民主与反专制博物馆、雅典的深刻丧失、难民等西方语境和我们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不能用一句“西方语境”去搪塞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困惑、悲剧和灾难。更不能由此去遮蔽所有的人都该有的质疑、反思、梦想和创造。正相反,那些由艺术家量身定制的作品,都在心智模式上及新的可能性上建立了艺术,使重要的问题成为公众讨论的话题。

最后,转至雅典音乐厅来看雅典国家交响乐团和叙利亚难民艺术家联合演出,心想或许公众买的微薄的门票,能帮到他们一些。

在伤感的刺痛人心的叙利亚难民音乐家,以及19 世纪就有的雅典国家交响乐团的演出中,我结束了第14 届卡塞尔文献展雅典开幕的看展探索和体验。希腊、雅典、废墟、文献展,我们生活的世界和面临的巨大问题,就像大教堂里的管风琴的轰鸣,撞击着我的感官。我承认,我感觉到一种超越肉身和时空的拷问和寻道,但又灿烂到每一顿佳肴的荣耀。不过,最后的我,如何也高兴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