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当代艺术代表了潮流与方向

发表时间:2017-05-08  来源:大河美术 彭彬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河南省美术馆馆长、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化建国,视野宏阔,涉猎广泛,对当代艺术见解独到。4 月15 日第42 期《大河美术》推出《当代艺术:是我看不懂,还是你太装?》专题报道后,引起了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化建国日前就这一话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大河美术》: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在争议中不断反思,您如何看待当代艺术?

化建国:首先,当代艺术是势不可挡的。所有的艺术形式和流派都是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同时艺术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会受到政治、经济、科技和现实社会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及制约,传统的艺术语言已经无法准确表达当下社会,所以,当代艺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代表着时代的潮流、艺术的方向,它的发展谁也挡不住。

其次,当代艺术是当下世界的“通用语言”。众所周知,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古代书画数量之庞大,艺术之精美珍稀,令人惊叹。我们最优秀的文化早已固化在西方的博物馆里了,他们更有兴趣的是,现在我们有什么样的艺术作品与之交流?他们需要了解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就是让世界人民了解中国当代文化的一种语言。因为它是艺术家对时代的客观记录,是我们民族在这个时代的新坐标。

《大河美术》:为什么大家普遍反映看不懂当代艺术?

化建国:欣赏一幅画跟看一本书、读一首诗、听一段音乐一样,艺术如果可以用科学去衡量,那就失去艺术的意义了。有人曾经问毕加索:“你的画怎么看不懂啊?”毕加索说:“听过鸟叫吗?”“听过。”“好听吗?”“好听。”“你听得懂吗?”……对于艺术的懂,应该达到哪个层次,是了解艺术作品的创作背景、理解艺术家的内心想法还是能够引起你的心灵共鸣?抑或是通过自己的欣赏能有所悟?

当然,很多人看不懂,只是因为欣赏方式和审美情趣出现了偏差。我们国家的审美和鉴赏教育太欠缺。很多人对美术的理解是,好看、画得像就是好作品,对美的欣赏太狭隘!美并不等于漂亮和好看。

近年来,我们河南省美术馆除了尽可能丰富展览外,还连续四年专门举办了当代艺术的欣赏与学术讲座,开展了大量的普及公众审美的活动。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功能不断增强和多元化。

《大河美术》:有人认为当代艺术是“美国的阴谋”,是一种文化侵略与颠覆。您认同吗?

化建国:我认为,艺术不存在侵略与颠覆的问题,各个国家之间都可以进行艺术交流,相互影响。不是阴谋,应该是战略,是有计划的文化输出。

《大河美术》:很多当代艺术作品确实不美。为什么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可以被称之为艺术?

化建国:那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当代艺术的规则和内容发生了很大改变。当代艺术不刻意地追求美,也不仅仅是为了表现美,而是更深刻地介入生活,反映现实,揭示人性,探讨所有和人相关的事情。有的作品,如毕加索的《牛头》,是用旧车座和车把做成的,从废弃的用具变成观赏品,或许就是为了好玩。杜尚的小便池,带给我们的则是一场美术观念的革命。

杜尚《泉》

《大河美术》:一直以来,美术界对杜尚的小便池《泉》争论不休。但据说在英国权威艺术家的一项评选中,这件不登大雅之堂的作品居然排名在毕加索和马蒂斯之前,而成为20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品。您能否给我们解读一下杜尚的这件作品?

化建国:19 世纪中叶,印象派在诞生之初也是饱受非议,被嘲讽为笔触凌乱,有如草图一般,只画出了个“印象”,但后来印象派还不是影响了近百年的绘画和大家的审美?!历史的审美总是在不断地修正和发展。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杜尚与他的“现成品”艺术进入人们的视野。在一次展览中,杜尚从商场买了个男性小便池参展,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我们以桌上的这件钧瓷笔洗为例。我把它放到地上,你可能会想这是个痰盂或猫食碗。如果我放桌上,那就是烟灰缸或茶点碗。放到博古架呢,你恐怕会肃然起敬。美术馆里的小便池就是这么个道理。杜尚拿小便池参展,就是为了反对当时艺术的程式化,讽刺艺术大师笔下的泉。他这件随意的作品颠覆了整个艺术史,由此带来一场艺术上的观念革命——在特定条件下,任何东西乃至行为都可以是艺术,不只是传统形式的绘画、雕塑、建筑,而是任何材料、媒介和方式都可以成为艺术表达的语言。杜尚之后有个叫博伊斯的,提出“人人都是艺术家”,把艺术殿堂拉到了广大的百姓之中。

《大河美术》:但是中国很多当代艺术作品被批评为浅薄,垃圾。对此您怎么看?

化建国:任何形式的艺术都有一些垃圾存在,现实主义也有垃圾。毛泽东提出“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文艺方针,而我们现在很多人是携洋自重,泥古不化。对国外、古人的东西拿来就用,不假思考,没有真实的表达,成了为模仿而模仿,为继承而继承,根本没有对现实生活提出问题和思考,创作出具有当代性的艺术作品。

化建国的装置作品《烙印》

《大河美术》:您创作室陈列的这件装置作品,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化建国:这是我十几年前的装置作品,名为《烙印》——在中国传统的磨盘上,肯德基与麦当劳的红色logo“入石三分”。我这件作品,就是想引发大家的思考,洋快餐甫一进入郑州便俘获了人们的心,其对中国传统饮食文化的冲击、对下一代的深刻影响令人担忧。而磨盘作为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工具,却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与交锋中,中国文化的底线到底在哪?相信这样一件装置作品比一幅传统绘画作品表现力更强、更真实,也更具冲击力。

《大河美术》:目前国内的当代艺术家,谁做得比较好?

化建国:徐冰、蔡国强、岳敏君、方力钧等,有一大批当代艺术家,都做得比较好,但未必件件是精品。从河南走出去的尹朝阳、张洹、韩磊等,也都是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

蔡国强的焰火《历史足迹:大脚印》

比如说,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蔡国强在天安门上空,用29 个焰火“大脚印”,一步一步地从永定门经天安门、故宫最后走到了鸟巢。这件作品名为焰火《历史足迹:大脚印》,既包含着中国百年奥运梦想,又呈现了第29 届奥运会的历程,更象征世界向中国走来,中国走向世界。这就是用当代艺术的语言方式表达民族自信的经典案例。

《大河美术》:那您觉得在当代艺术创作中应如何弘扬传统?

化建国:对于传统,我们不只要继承,更要发展。当代艺术与传统文化的关系不是取代与被取代的汰变形态。相反,对传统文化的借鉴、活用和分解,会赋予当代艺术更多的审美价值。我们古人尚且知道“笔墨当随时代”,敦煌壁画当时便已融入了外国的艺术元素,可是今天却还有人天真地以为,弘扬传统就是复古、追古、摹古。习主席讲文化自信,我们怎样树立真正的文化自信?现在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在国际上都已拥有了话语权,唯独文化方面还处于“弱势”,很少有经典的文学、美术、音乐、电影作品在世界范围内造成较大影响。所有,我觉得我们应该鼓励和发展当代艺术,立足我们的传统,创造出具有中国性、民族性的,符合时代发展的当代艺术作品,引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