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潘天寿可以“独立门户”,为什么高冠华不能?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最近这段时间,关于潘天寿的新闻报道不绝于耳。今年是潘天寿诞辰120 周年,对此,中国美术馆于5 月2 日举办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除了展览之外,还将相应举办五场关于潘天寿艺术与人生的学术研讨会,可以说是盛况空前。潘天寿作为中国美术史上不可忽视的艺术家之一,有着不一样的中国画探索路径。无论是他的作品还是他的美术史研究,无不彰显时代发展的步伐,同时也启示着后人。

潘天寿作品

潘天寿之所以跻身“传统四大家”的行列,就在于他的艺术独创性。而有这样的觉悟,全然在于他对美术史书写机制的了悟。难怪美术史家陈传席会说,潘天寿首先是一个美术史家。以美术史的眼光与思维从事艺术创作,势必会让他更为清晰地知道自己选择的标准及其实现的难易程度。潘天寿作为众多吴昌硕的学生之一,今天来看似乎就他才有资格与老师相提并论,除此之外,不会是诸乐三、王个簃、赵云壑等这样画得像的学生。潘天寿熟读美术史的同时,还出版过《中国绘画史》《顾恺之》等这样的个人著作,另在美术史方面的论文也不少。当我们仔细一看,不难发现,潘天寿在“传统四大家”之中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个案。不论是他的老师吴昌硕也好,还是作为前辈的齐白石、黄宾虹也好,其成名都在花甲之后。而潘天寿在人们意想不到的三十多岁就彰显出一个成熟艺术家的样子,实在不可思议。对于如此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创作成绩,作为老师的吴昌硕在欣喜的同时,也为他捏一把汗。为此,吴昌硕告诫道:“只恐荆棘丛中行太速,一跌须防堕深谷,寿乎寿乎愁尔独。”

之所以潘天寿取得如此巨大的艺术成就,归根结底在于他的聪明才智,敢于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走传统的路数,没有几十年时间是不太可能独立门户的。而潘天寿偏偏不这样干,当别的画家都在争先恐后学吴昌硕的艺术风格之时,他却扭头学习起李瑞清的画来。当时李瑞清的画并不被画坛看好,潘天寿却能从中看到希望,不得不说是他独到的眼光。对于这一点,潘天寿有过这样的主张:“不要学大名家,找一个不太知名但写得好的书家学习,容易变出自己的风格。”书法是这样,绘画也是这样。潘天寿之所以可以走出来,在于他具有的美术史思维与眼光。

高冠华作品

相反,作为潘天寿的学生,却亦步亦趋在老师的门下,终究未能跳出潘天寿的圈子,实在令人可悲。1936 年,高冠华以优异成绩考入杭州国立艺专,与吴冠中是同届同学,都得到过潘天寿的悉心栽培。后来,吴冠中留学国外。高冠华留校任教并一直跟随潘天寿。对于这个学生,潘天寿曾这样告诉他:“我的画不好,不守法则,我是仗天问画的,你不要临。”顷刻又说:“你要学也可以,但必须‘攻进来,走出去’。否则,你画得再好,甚至能乱真,也永不翻身。艺术的重复等于零。”对于老师如此劝告,高冠华并没有引起警惕,从他后来的许多作品来看,其实是不成功的。相比较而言,高冠华只集中在花鸟画领域,创作范围不仅没有扩大,反而缩小许多。作品风格面貌一直到晚年都能看得出来受过潘天寿的影响。另外,他的书法实在太一般化,过分拘泥于“潘体”,对有些字的书写夸张太离谱,连同他的画,总体给人软绵绵的感觉,毫无潘氏的气魄。即使高冠华在以后的艺术教学上多次强调这样的话:“师迹不如师意,师意莫若窥其神韵,探其精英,方可登峰造极。”但实际上,他自己并未做到这一步。可以说,高冠华在潘天寿的巨大阴影之下,始终未能独创个人面目,或者说高冠华的艺术才气真的不如潘天寿,相比之下,吴冠中比他更胜一筹。

从1936 年到1948 年,在这十多年的学习与工作中,高冠华是跟随潘天寿最久的学生,由此也给他带来一个致命的地方。“潘天寿的画只可欣赏,不可深学。”(陈传席语)潘天寿学李瑞清,前提是李的画还有发展余地,这是潘天寿之所以进入的原因,而后来潘天寿把李的这点空间发展到极致,再有人学潘天寿的话,不会有多大突破,只会沦为潘天寿第二。对于这样的道理,当年潘天寿自己就很警惕,为什么他后来没有再学吴昌硕,道理就在这里。或许,高冠华才气一般,时间一久,想逃脱都难,以至于成为潘天寿第二的命运结局不得不令人反思。即便从最能代表高冠华创作水平的绝大多数花鸟画作品来看,他不仅没有超越潘天寿,反而在艺术创作方面越走越窄,没能摆脱潘天寿强烈的艺术风格。即使后来高冠华调回中央美术学院任教,也没有摆脱这样的尴尬局面。如果说潘天寿的作品属于正大气象,那么高冠华的作品则给人小家碧玉的感觉。如果说险绝为奇是潘天寿的作品特点,那么高冠华的作品追求四平八稳。总之,潘天寿的艺术优势,在高冠华这里成为艺术劣势。从中不难看出,所有高冠华这些艺术创作思想均脱胎于潘天寿。也就是说,高冠华追求的变化,始终没有跳出潘天寿的影响视野,“艺术的重复等于零”,成为高冠华一生的遗憾。

                                                  (作者系艺术评论人、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