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资讯

传艺与传道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曹天成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格斗狂人”徐晓冬与“雷公太极”创始人雷雷的事件近日持续引发武林内外高度关注。有的为徐晓冬叫好,支持他的“打假”之举。有的为雷雷鸣不平,称其装备(鞋子) 欠缺。连销声匿迹多年的李连杰也现身说法,郑重其事录制视频,声援传统武术。习练太极多年的马云则在繁忙的商旅途中提笔作文,阐述自己超然的态度。

“跪拜学艺”   程澈  绘

雷雷到底是不是“骗人的拳师”?!事关利益纠葛,武林恩怨,这个疑问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大白于天下。但在美术界,“ 骗人的画师” 却不罕见。最近又有报道说,某位美术爱好者,奔着“精英班”的招牌,在缴纳价格不菲的学费之后,进京学画。不出半月,就难忍大师的言行,怒吼道:“ 要不是看在一纸证书的份上,鬼才会来拜这种货色为师!”

在中国,拜师学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旧时不论铁匠、木匠、染匠、泥水匠,还是掌勺的、唱戏的、抓药的、剃头的,都需依严格的程序和仪规递帖行礼,叩头拜师,经过若干年学业和生活上的艰苦修炼,才能出师行业。俗话说,“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傅”。传统师徒制的精髓在于,师傅不仅要传艺,教会徒弟一门能够独立谋生的技能,更要传道。这个“道”既有所传技艺之理论和观念层面的内容,也有行事的准则、人生的道理和生活的真谛。实际上,从各行各业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规矩来看,指导如何处世做人的内容所占比重更大一些。

近年随着传统文化的悄然复兴,有关拜师的程序和礼仪重又受到人们的重视。书画圈也不例外。如某某大师隆重举行收徒仪式的消息,不时可见于各类媒体。不可否认,这其中不乏德艺双馨、意欲揽天下英才而教之的诚恳的师傅。但从前面所提报道看,也有利欲熏心之徒,假传艺之名,行牟利之实。师傅要的是钱财和人脉,至于是否身怀绝技,能不能教好徒弟则另当别论。

从师傅的使命和职责来看,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纯粹“骗人的画师”固然可恨,某些货真价实、“不骗人的画师”更为可怕。因为这类师傅自身道德水准和人格修养令人怀疑不说,在日常教学和管理中,只重技艺的传授,而对徒弟品格的锤炼和修习漠然置之。更有甚者,有些师傅罔顾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在潜移默化中授徒以行走江湖的厚黑之法或潜规则之术。这不仅严重有违儒家思想“志道、据德、依仁、游艺”的育人理念,与中国书画艺术自古以来讲修养、重人品,道艺兼修的优秀传统也相背离。

《图画见闻志》

北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有言:“窃观自古奇迹,多是轩冕才贤,岩穴上士,高雅之情之所寄也。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晚清的松年虽画名不甚显达,但其《颐园论画》却广为人知:“书画清高,首重人品。品节既优,不但人人重其笔墨,更钦仰其人……书画以人重,信不诬也。”

如果有典范,齐白石和李苦禅师徒堪称一流。谈及拜师,李苦禅曾说:“我佩服齐翁最大的一点是他不拘泥于古人,有独创性,在艺术上绝不人云亦云,生活中也不巴结权贵,不抽烟(鸦片) 打牌。干艺术就是要像齐老先生那样有人格、有画格!”而对于李苦禅,齐白石也不仅仅欣赏其天赋和才华,更欣赏他的为人。不但不收这位穷徒弟的学费,还经常留家吃饭,掏腰包为李苦禅提供所有的绘画用品。为勉其勇猛精进,齐白石甚至捉刀制印“死不休”一方相赠。在师傅的影响下,李苦禅作画、做人都讲求质朴实在,终生视“先有人格,后有画格”为座右铭。

当代山水画大家贾又福在《学画札记》中曾记载不少青年时代得自李苦禅、叶浅予、李可染、何海霞等老一辈大师的谆谆教诲,其中既有艺术学习上的点拨,也有人生修养方面的指导。如李可染先生就说:“人作画主要是思想感情在作画,画要吸引人,必须要有灵魂……一个拙劣的画家,只是技法在说话。”李苦禅先生更为简洁明了:“做人要老实,画画要调皮!”虽然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师徒关系,但从诸位先生对后进的指点中,仍能让我们依稀感受到老一辈大师的光彩和魅力,那就是既能传艺,又善传道。无论为师,还是为徒,如能从中汲取一些经验,善莫大焉。

                                (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商丘师范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