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作为“借鉴”或“抄袭”的美术创作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刘军平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在景观社会与图像泛滥的时代,作为艺术理论中老掉牙的“继承”与“创新”原理遇到许多令我们尴尬的新问题,部分艺术家打着“继承”的幌子实行“抄袭”,也有些人利用创新干着与艺术无关系的工作。“继承”也演绎出“借鉴”或“抄袭”这两个截然不同性质的词,而且后者行为往往被“好事者”或媒体追捧甚至“人肉”。因此,作为“借鉴”或“抄袭”的美术创作不得不提到日程成为我们讨论的热门话题,对于澄清这些专业领域的问题也成为探讨的必要性。

爱德华·马奈《奥林匹亚》布面油画,130.5×190cm,1863,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

森村泰昌《孪生肖像》1988

从美术史上来看艺术创作图式的借鉴与挪用

翻开美术史,从许多大师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部被借鉴与挪用图式的历史。如果我们将西方美术史上《最后的晚餐》罗列对比,就会发现基兰达约、加斯塔诺、达·芬奇、丁托列托甚至当代曾梵志等人的作品之间难免有互相借鉴与挪用的现象。同样,我们对比西方美术史上睡姿的维纳斯,也会发现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委拉斯贵支的《镜前的维纳斯》、马奈的《奥林匹亚》以及森村泰昌的《孪生肖像》等作品之间图式的传承与挪用。而且可以发现,经过长时段历史认可的经典图式被激活后显得力量异常强大。尤其在中国艺术的发展中更是注重模仿在承袭中的地位,比如山水画的图式与皴法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程式化,在“四王”、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等大师的作品演绎了诸多历史图像的相同,在早年的作品之中不管构图还是题材样式上难免出现了所谓的“抄袭”。特别是《兰亭序》经过冯承素、虞世南、欧阳询、八大山人等大师的临摹与重复,使得各有千秋,正如清代王宗元说:“学《兰亭》如读经,浅者见浅,深者见深。”这样也印证了顾颉刚“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的理论。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

以上可以看出,艺术图式的借鉴与挪用是美术史上习以为常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使图式的传承与激活成为人类视觉语言里一套强大的语言系统,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这个系统越来越强大与成熟。其实,作为社会文化现象之一而存在于任何社会中的任何美术形式,都不是凭空突然出现的,其发生、发展和演变,都与社会生活及文化传统有深远的联系。回到如今,我们在各大展览的作品上都能看到无数的借鉴与挪用,立足当代思潮基础上的作品如果能与过去的美术史保持一定的关联,一方面能显示创作的渊源,另一方面能看出师承关系的明确。如果作品只是为了投机取巧,纯粹将美术史上或同龄人的作品原封不动地生搬硬套,这样的作品就不是学术意义上的借鉴与挪用。值得一提的是,当今学院派的年轻学生作品在学习借鉴老师的方式、方法也已成为区别风格样式的重要标志,其实这种现象在美术史上也是频繁存在的。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每个时代社会的发展会遇到许多新的问题与思潮转型,我们的美术创作会对这些做出一定的回应。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会经过生活体验积累形成一定的意象,尤其当代艺术家显得更为深入当代生活及日常化,他们是与社会思潮的脉搏一起跳动及变化发展的,优秀的艺术家能敏感抓住当代环境变化生存变迁达到人文引领。比如,如今我们遇到当代人口高度聚集地的城市化、生态环境等问题,理论家会从生态美学来梳理研究,艺术家或多或少也会对诸如以上问题的思潮作出回应。当代急剧发展的全球化与地缘性问题在哲学家著作里成为常常研究的课题,相应地,当代艺术创作不可避免地将“中国性”“全球化”等观念引入思考并与一定的实践联系起来。

艺术的历史:呼唤新的图式与作品的产生

如今是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在全球化与城市化的影响下的艺术不得不改变,“艺术终结论”与“艺术史终结”命题的激励下,我们所认为的艺术不可避免地被新的图式与图像代替,当代艺术的转型与发展逐渐获得强劲的当代性变革。但是,互联网与消费文化又刺激着每一个人,图像的泛滥与复制甚至抄袭伴随而来,信息量的强大与便捷更加剧我们“抄袭”行为的发生。纵观当代艺术领域,不管是一线的艺术家还是艺术学习者,复制大师、复制别人甚至复制自己成为我们有目共睹的事实,浮躁社会与趋娱影响更加导致了这类情况的普遍存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艺术,由于经济状况、意识形态、社会文化、地理环境、人们审美趣味的差异,不同时期的艺术发展往往因历史背景不同而有所区别,但是,艺术的历史经验呼唤我们的艺术要创作出新的图式或新作品。

从艺术批评理论角度来看美术创新的重要性

人类在艺术地掌握世界的同时,也理论地认识世界,往往来自于实践的理论具有指导或预测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在一定的社会思潮或哲学思想的引导下,艺术领域出现了新的艺术思想与创作倾向的潮流,艺术批评的文本可以为艺术创作的发展寻求思想的动力,因为批评的哲学性思辨对艺术的健康发展起到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从艺术批评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艺术创作在继承的同时要体现艺术家对所处社会思潮的一种态度,不管是艺术自律性原则还是艺术社会学倾向作品,都或多或少地渗透了所处时代与地域造成的影响,而且,但凡好的艺术作品都会看到思潮的影子。因此,优秀的艺术作品第一要素就是要具有创新性,也只有具有独立自身图式与视觉语言的作品才能挤进美术史上大师经典作品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