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收藏

碧青如洗——一件洪武龙泉窑卧足盏入藏记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冯玮瑜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中国嘉德陶瓷部经理张迪(右)和冯玮瑜(左)合影

冯玮瑜     收藏家,中华传统文化国际行组委会秘书长、广州市当代艺术研究院理事长。

2016 年5 月,冯玮瑜与中国嘉德共同主办“皇家气象——明清御窑黄釉器特展”,这是中国大陆私人藏家首次以序列化、系统化收藏和展出明清御窑黄釉瓷器,所收朝代基本接近完整,具有引领和示范作用。展品来源清晰,流传有序,精、真、美、雅俱全,为民间古瓷收藏带来一道靓丽色彩。

据《大明会典·卷一百九十四》“陶器”条记载:“洪武二十六年定,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要定夺制样,计算人工物料。如遇数多,起取人匠赴京,置窑兴工,或数少,行移饶、处等府烧造。”

此文献揭示,洪武年间,饶州府景德镇窑和处州府龙泉窑两处俱为宫廷烧造御瓷。依据当时烧造规定,瓷器的造型和纹式必须由内府统一“定夺制样”再下发烧造,因此两处窑场在同类器皿中有着相当一致的纹样,此为众多传世实物所证实,只是龙泉窑的装饰技法单一,仅以釉下剔刻成图,不同于景德镇御器厂的多种装饰技法。此类龙泉器皿与明初景德镇官窑产品性质相同,地位一样,均是明初内府督造的重要器皿。因此在明初御瓷烧造活动中,处州龙泉窑与景德镇御器厂彼此关系非常密切,共同谱写朱明皇朝初期御瓷的辉煌篇章。

明洪武  处州龙泉卧足盏

2006 年9 月至2007 年1 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龙泉青瓷博物馆联合对浙江省龙泉县小梅镇大窑村枫洞岩窑址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一批洪武至永乐年间龙泉瓷器,部分器物刻有五爪龙纹或“官”字款,这就明确了器物的性质,对历史文献中关于处州烧造宫廷用瓷的记载,提供了实物证据。

行业内“龙泉官”(即龙泉官窑)的说法就是因此而起的,意思是龙泉窑在明初也烧制过供皇家使用的瓷器,这部分瓷器也属官窑,所以叫做“龙泉官窑”。特别是喜欢龙泉窑器的朋友,对龙泉窑被约定俗成是民窑而特别的愤愤不平,因为明初就有官窑的历史,而且现在故宫旧藏里,也有很多龙泉窑器物。台湾故宫博物院曾举办过“碧绿——明代龙泉青瓷”展览,专门展示台北故宫所藏的龙泉窑瓷,展品里有不少洪武或明初的龙泉瓷器,并出版有《碧绿——明代龙泉青瓷》一书。

洪武年间的龙泉御用瓷器,青釉泛绿,釉色匀净,装饰技法娴熟,题材丰富多样,纹饰密而不乱,显得规矩工整,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

龙泉古属浙江处州,窑业久负盛名,鼎盛于南宋,薪火相传,连绵不断,至明初之际,龙泉窑更得宫廷赏识,成为与景德镇御器厂并立的贡御窑场,从而获得空前的发展,龙泉窑也因此迎来了它的又一次发展高峰,并成就其历史上最后的辉煌。

明洪武  处州龙泉卧足盏

2014 年11 月20 日,中国嘉德拍卖有限公司的秋季拍卖会举办了一场“杯中趣——瓷杯集珍”的专题拍卖,集宋、元、明、清的各式小杯盏共77 件作为一个专题上拍,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专题,各式小杯涵盖多个窑口,时间跨越千年,器形纹饰多样,选题角度新颖,吸引了众多藏家。

这组专题拍品让人目不暇给,里面的一件编号为3031 的“明洪武处州龙泉窑卧足盏”引起了我的关注,那碧青的釉色如一泓绿水,温润静谧,沁人心脾。而卧足制式,敦实厚重,凸显器形古拙,气息高古。捧之在手,则古之幽思,油然而生。

中国嘉德瓷器部的张迪经理陪着我看预展,见我对此盏流露的喜爱之情,就介绍说此盏是从日本回流的旧藏,连包装也是日本原装:一个精致的小木盒,里面还有特制的与小盏釉色类似的青色小锦囊包裹着,囊口沿一圈活动拉绳来松紧锦囊。如此精致的包装,可知上一任藏家日本主人用心周到,是何等的珍重此盏!

日本人与中国人的欣赏习惯有所不同,对龙泉窑瓷器非常钟爱,龙泉青瓷是日本茶道的首选,用龙泉青瓷能提高茶道档次,此卧足盏拿起来手感特别好,尺寸上用来喝茶正合适。

我查看了底价,以普通的龙泉窑小杯盏来说,一件直径只有8.5 厘米的小杯盏,这个拍卖估价应是高于市场价的,想来此盏是从日本回流的老器物,寄托着原主人的厚爱,自然委拍的价钱不会太低。但如果是洪武官窑器,那此盏市场价可要重新定位了,不是这个拍卖估价了……

明洪武  处州龙泉卧足盏

我几番上手,仔细甄别,根据器形、胎釉、刻花工艺,并对照相关资料,可以确定嘉德图录所标明的“洪武”断代是正确的,特别是此盏口沿的间断回纹刻画方式,具有洪武御瓷的典型特征。综合判断,此卧足盏确是洪武年间的龙泉官窑。

在2014 年,龙泉窑瓷器不像现在,关注的人不太多,藏家的目光仍集中在景德镇明清官窑上,龙泉窑瓷器像其他老窑口一样(包括这一、二年大放异彩的建盏),市场不温不火的,没有形成一个热烙的老窑板块。在这时候不追逐潮流,这需要有坚毅的定力、精准的目光和过人胆量。

这件明初的龙泉窑小盏,拍卖时我竟以底价竞得——这真出乎我意料。

明初同时期制式的景德镇官窑器,价钱起码在这个底价的倍数之上,因为众人比较关注景德镇产的官窑,而对同时期的龙泉官窑缺乏深入研究,“养在深闺人未识”,众人一时遗珍,这就成全了我。还没等本场拍完,坐在委托席上的张迪马上就发短信向我祝贺了。毕竟还有同道中人,高山流水,知音尚在。

收藏要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审美、自己的判断,往往还要有前瞻性来选择自己喜欢的器物。

此卧足盏胎体厚重,唇口,浅腹,卧足,器底内凹,底承圈足,中间一周涩胎无釉,露火石红,通体施青釉,釉层肥厚滋润,釉色青绿纯美,光亮匀净。造型敦实端庄,厚胎厚釉,气息古拙浑厚。内、外口沿均饰间断的回纹一周,里底剔刻花卉纹,刻工娴熟,刀法流畅,纹样清晰,质感强烈。

此卧足盏釉质厚腴温润,青釉泛绿,品质上乘,气度严谨,当属洪武处州龙泉官窑之精品。

捧盏凝视,釉色青翠,真是“秀气蔼晴岚,翠光凝绿水”,令人心旷神怡,宁静致远。如此赏心悦目,真玉堂佳器也。

洪武龙泉官窑每每多见大器,粗犷有余,精致不足,似这等盈盈可握的小盏,较为少见,特别是如此精致,里外釉色通透,保持十分完美,凤毛麟角而已。

宋瓷的美学追求意境,龙泉青瓷之美,是“如蔚蓝落日之天,远山含翠;湛碧平湖之水,浅草初春”,它契合了中国文人对美的追求:含蓄、内敛、优雅、深沉,它静默成景,却又意境深远。

今人追求效率与速度,处处竞争,追逐名利,与古人的生活有天壤之别,但奋斗之余,我们扪心自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名和利真的是我们人生的全部吗?

投笔从戎,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固然英雄豪杰,惜一将功成万骨枯。

人各有志,小女子春花秋月,悠然见南山,自得其乐,未见得就是浪费人生。

远山如黛,草木笼翠,春色如许,青青一盏,怎不教人眷恋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