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大学美术馆的当下之路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5 月25 日,中央美术学院正式对外公布通知,决定任命张子康为美术馆馆长。在这之前,张子康是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再之前则是众所周知的今日美术馆馆长。由此看来,张子康的美术馆管理者的角色跨越民营美术馆、政府美术馆以及大学美术馆等三种不同身份。与其说张子康选择了美术馆事业,不如说是美术馆选择了张子康这个人。

国内大学美术馆在王璜生之前,其实是不太被大家所关注的,不论从学术层面还是公众层面,其发展情况都是不容乐观的。大学美术馆成为学术话题,前任馆长王璜生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这个成绩不仅仅体现在这所大学之内,也在社会各界留下诸多好评。这次中央美术学院之所以选择张子康,也是基于对他在美术馆运营管理层面的认可。馆长制之下的中国美术馆,有着这样一种论调,馆长性格直接决定了美术馆的性格。当然,这不是说美术馆建设不需要其他人才,而是,一个好的美术馆馆长对美术馆建设实在太重要了。

四川大学美术馆

当下国内美术馆建设处于冒进状态,官方美术馆一个个拔地而起,私人美术馆似乎也不甘示弱。同样,我们的大学美术馆也在其列。一般看,美术院校和艺术院校是最应该拥有自己的美术馆的。可是,国内的大学美术馆真正发挥美术馆职能的其实并不多见,这样的现实境况没有很好地得到解决,也就没必要奢求国民审美教育的提升。大学之大,不在于校园之大,而在于大学自身的创造力及其学术活力,特别是在专门的艺术院校,更应该发挥美术馆的最大功能,而不是让美术馆处于有画就展、没画就空着的展览馆状态。另外,这也是很多大学美术馆管理人不负责的表现。大部分担任这个岗位的管理人,其实都没有美术馆实战经验,很难有所作为。

中国美术馆馆内一景

另外,除了专业的艺术院校的美术馆外,一些综合大学里的美术馆能够做得到位的也不多。诸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四川大学美术馆、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也仅仅处在起步阶段,仍然需要大力投入,无论是资金方面还是资源调配方面都是如此。对于美育的推广,大学美术馆可谓功不可没。但实际中,很多大学美术馆的管理者没有专业美术馆的概念,对美术馆建设没有足够的信心。原因在于,一是所在大学领导层对美术馆的重视程度不够,美术馆开门就需要大笔资金,没有这块的资金预算,美术馆很难运转起来,更别谈引进好的艺术家展览及其相关学术研究。二是对美术馆管理人才没有及时地培养与引进,而是随便从绘画实践老师队伍中挑选。这些专门从事画画的人,既没有专业管理经验也没有美术馆情怀,有点时间都用在画画之上,美术馆的事情最后就剩下给申请做展览的师生们签字的份,实在可悲。

中国美术馆

这些年来随着艺考热的高烧不退,不少综合大学也开设了艺术学院或美术学院,大学美术馆在这一形势中,必定被建立起来。大学美术馆作为美术馆形态之一,不同于政府美术馆和民营美术馆,它可以充分利用本校资源,发挥了其他专业美术馆没有的优势。大学和大学美术馆一同作为知识生产场的同时,也暴露出不少问题,诸如美术馆管理机制的不健全等方面是值得我们作客观冷静地反思。美术馆作为一个重要的知识生产场域,我们对它的认识显然不符合当下美术馆的发展状态。我们的美术馆时代是否真的已经到来?首先,我们要明白这样一个前提,即美术馆在数量上的激增并不代表美术馆时代的到来。要知道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不仅具备馆藏作品、学术研究、举办展览、对外交流的能力,还应切实考虑美术馆本身具有的公共价值和公共服务能力。因为今天的美术馆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展览馆的概念,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

总之,我们今天的大学美术馆亟待反思这样的问题:如何从展览馆走向美术馆、如何确立大学美术馆的调性、如何与国内其他专业美术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如此等等,都需要每个美术馆人去思考。不言而喻,大学美术馆作为概念出发,除了依托本校固有的教学资源和受众群体的特殊性外,应该积极联系广阔的社会资源,包括不同受众身份。只要有专业人士管理的同时,又有基本的美术馆运营资金,如此,大学美术馆才能成为一个学术阵地。

                                                                  (作者系艺术评论人、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