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资讯

走进于会见的“灰色乌托邦”

发表时间:2017-06-13  来源: 大河美术 彭彬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于会见的画室,在郑州黄河科技大学九楼。这里宽敞、简陋,与其说是画室,不如说是仓库,近千平方米的场地,除了画作和绘画的工具,别无他物。斯是陋室,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不少文艺界学者名流都曾到此踏访,这里没有电梯,凭他是谁,都要一步一个台阶走上九层高楼!

画室一角

于会见在这里一画就是二十年。其间他从一位普通教师升至中州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后来又调到河南省美术馆任副馆长。职位变迁,初心不改。如今虽工作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CBD 小巨蛋,但他仍隔三差五跨越大半个郑州来到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九楼”根据地。他的绝大部分作品都诞生于此,从《英雄诞生》到《为大地输液》,从荣获第九届全国美展优秀奖的《山乡巨变》到登上国家最高艺术殿堂的系列作品。当然,还有他偶尔心血来潮画的唯美“小清新”。

《英雄诞生》200cmx38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漫步偌大的画室,如同置身一个“灰色乌托邦”。那幅《山乡巨变》已成往事,正在创作的是760cm×200cm 的巨幅《愚公移山》,已创作两年之久,近日准备推翻重来。环顾四壁,目光所及处,是千疮百孔的大地,废墟上的工厂,毒烟缭绕的烟囱,邪灵般的大鸟,营碌如蚁的人们,孤独的塔……基调凝重、阴郁,压抑与痛苦扑面而来,令人倍觉震撼,忍不住想要逃离。这就是于会见笔下的大地,当工业时代的铲车驶来,当田园将芜、家园陨落、故土流失,他用画笔表达了他的不安、焦虑和无奈,发出了他的呐喊、抗议和拷问。比如到底发展重要还是环境重要?这个终极问题恐怕无人能完美解答。于会见自己也说:“我们看到当下的环境污染,是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发展与生存不是一个结果的矛盾,不能说一片莺歌燕舞就不承认这些矛盾的存在,也不能因为矛盾的存在而停止了现代化的脚步。我的创作,就是提出命题,引发大家的思考。”

《重生》190cmx143cm 2008年 布面油画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说,“大地异象”让他想到了德国著名艺术家基弗的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金惠敏说,于会见的《塔》在某种程度上与达利的钟表有着同等的意义。有评论家说,他的画是与王广义的大批判系列展开的隔空对话。也有哲学家说,于会见不啻一位上帝的使者、天国的传言人,不然何以能内在于大地、众生之中,而代大地和众生呼喊、诉说?

于会见(右)向记者介绍画作

他们都曾在这间简陋的画室,在看画、读画之余,与画家兴致勃勃地谈论艺术、文学、哲学等方面的话题。就像在这样一个下午,于会见与我们谈起的,是诗歌,是弗洛伊德,是《巴马修道院》,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该如何超越时代语境进行创作,是具有后殖民主义色彩的中国当代艺术究竟该何去何从。

《远方之路》146cmx10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思想的高度决定着作品的深度,也决定着一个画家的艺术之路能走多远。“因为太熟悉这片土地了,在绘画上,我决意抛弃唯美,抛弃了形式,抛弃虚与实,抛弃色彩与光线,抛弃所有我知道的清规戒律,把自己逼到绝地上去绘画。画生存体验,画视野中的生存状态,画苍茫大气的精神气质,画心中的世界。”从艺之初,饱读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名著、对人类生存与发展有着深入思考的于会见,便将“大地”作为自己最重要的艺术母体,“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一点,他是暗自窃喜的。20 年来他深扎在这片血脉之地上创作的系列作品,大多陈列在画室,或堆放在仓库,一般很少示人,直到被他的老同学杭间发掘后,一口气在中国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办了3 个展览,他的“大地”系列一举震撼整个当代艺术界。

《找到了》146cmx10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吴冠中曾说:“艺术只有两条路:小路,娱己娱人;大路,震撼人心。100 个齐白石抵不了一个鲁迅。”于会见说,从世界范围看,和齐白石同时代的西方艺术家,在探寻建立在哲学思想基础上的艺术思想史时,齐白石却还在那儿画虾呢。所以,我们更应该清楚今天的画家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自觉担当起民族大任,画有灵魂的作品,去影响这个世界。显而易见,在艺术之路上,于会见选择的是“大路”,也是一条险路,因而注定要比别人付出更多。

《夜情》146cmx10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我们期待有一天,于会见成为中国的基弗、世界的于会见!

作品欣赏:

《雄关漫道》2006年 布面油画

《山乡巨变》190cmx143cm 2009年 布面油画

《母与子》146cmx10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流失》146cmx100cm 2012年 布面油画

《惊》190cmx143cm 2008年 布面油画

《风水》180cmx136cm 2012年 布面油画

《崇高》150cmx50cm 2011年 布面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