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术

漫谈淘书的乐趣

发表时间:2017-06-14  来源: 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读书人总是免不了对书的青睐,每到一个地方,也少不了去逛一下书店。有书的地方,就有读书人的身影。因为读书,而走上爱买书、淘书、藏书行列的读书人不少,我是众多爱书者之一。或许因为读书的缘故,让我知晓不少除身边以外的知识与信息。它给读书人以精神上的慰藉,让迷失者不再迷失,让困惑者不再困惑。可见,读书也会上瘾。于我而言,读书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它如同做菜缺了盐一样无味。

如要问读书的缘起,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和画画有脱不了的干系。假若没有这份画画缘的话,或许我今天读书的热度会猛降一大半。是画画找到了我,才让我找到了读书。我从来读书就很自由,没有家长制下的规定动作。也因这份自由,让我读到了不少好书。

对于读书人而言,从读书跨越淘书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这里所说的淘书更多倾向于地摊式的淘书,它有别于整齐无比的专门书店。地摊式的淘书更让人刺激,就像一个猎人发现猎物一样,无比具有收获感。至今我书架上很多的书籍,都是地摊式淘书的成果。为何?一来搜集的方式充满不定性,不少地摊书本连书商老板都未必知道它的存在,而寻找时的那份期待则成为众多淘书者最兴奋的过程。二来砍价的余地很大,不像书店规定的折扣,甚至还有不打折的情况。譬如淘美学家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上下册,1984 年版),经过一番杀价之后,我以6 元钱购入囊中,简直值得很。那一刻心情至今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如考古学家发现考古宝藏一般,兴奋不已。我一般逛书店,很少问店员寻找某某书。除非自己实在找不着的情况下才去询问。更有的时候,本来去买想好要买的书,无意间碰上另外一本好书,则会双双纳入怀中。以至于,我每年为读书产生的费用也不少,年底总结也是好一笔费用。对于淘书者群体而言,也有不同的类别。有些希望在地摊式淘书中淘到新书,且希望价格也不贵,与书店相比,更让人觉得其优惠多多。有些则想在地摊式淘书中找到旧书,越是版本久的书更受读书人欢迎。以我个人趣味而言,无疑属于后者。在我看来,淘旧书的感觉要比淘新书更具有诱惑力。特别是一些濒临绝版的书,即使再版,也难有它自身所携带的那份历史感。因为它来得有兴致,望着这些发黄的纸张,还有被虫蠹过的痕迹,充满时间的刻度与痕迹。有些旧版书的岁数比我还大。这是一种历史的反扑,难以拒绝。

对于旧版书,不少人认为它所蕴含的文字价值已大大降低,我在这里想表明一下自己的观点。其实,在这些旧版书中,有好些是可以直接阅读出它的原汁原味来。就拿那些已作古的文坛大家的笔记论稿一样,虽说其书会被好多家出版社一出再出,这无非是人为的修订或者编辑,自然而然会出现各式各样的版本现象,但其作者的文字是不会被轻易改动的。实际说来,如今市场上流通的新书与旧版的书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有的完全是旧版的再版,但在价格上已翻了不少,以致不少读者喊贵。有些就只是在选辑上做文章,另外新取一书名,便急匆匆投入市场销售。但无论如何,总之,原文的痕迹和书写方式是不会强行作改动的。再者,旧版书的封面设计所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朴素、简单而又实在、明快,随着时间的流逝都显得极为“现代”。我一旦嗅到这样的书本,就会毫不犹豫地买下,以至于在我的购书计划中它的占比很大。有时看到新版的设计封面装饰还不如旧版来得大方、简洁。也许因人而异,可能对有些读者来说新版书的设计来得新奇、流行和不失夺目的繁复,这样一种所谓代表现在的视觉倾向,不可勉强。现今旧版书可以说得上是限量版的,淘到一本算一本,露面的机会也不多。有时不惜手头资金紧,我也毅然不失时机地买下来。虽然,不见得一时读上它、用上它,但心系着以后会有发挥它的余地,内心也就会立马得到了慰藉。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年陆续不断买入的旧版书也开始呈积压成山之况,有种坐拥书城的感觉。这份收获,实在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常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人类进步的阶梯仿佛就是在书海中得到见证。曾记否,孙中山对书的痴爱也是家喻户晓的。他说过这样一句话,说他一生有两大爱好和追求:“除了革命就是读书。”可见,当年孙中山弃医从文走上革命的道路,书对他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他既是革命的一生,也是读书的一生。

俗话也说,术业有专攻。我读书而淘书,自然就有淘书的范围。地摊式的淘书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分类,各个领域的书都在堆积如山之中,需要淘书者自己动手寻找。一个淘书者从这边翻过去,另一个淘书者就从那边翻过来。如此一天下来,这堆书不知要被淘书者翻多少次。目前,我淘书的范围设定在文史哲、艺术史、批评与理论等方面。于我而言,不能毫无目的地搜集。如果不作选择的话,所带来的后果将难以想象,想成为收藏书家也将化为泡影。同时,也会陷入累死人不需偿命的地步(民国学人学者就有其例)。当然,也有专门藏书家,仅仅是以藏为乐趣,这也不见怪。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每个人的趣味方式不一样,只要每个读书人从中得到快乐就好。

如今,书摊式的淘书机会越来越少,或许与读书的方式发生改变有很大的关系。随着智能手机的不断更新换代,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电子化的阅读方式。阅读习惯的改变,难免不冲击当下的实体书店。而我在不排斥电子化阅读的同时,仍旧一如既往地寻找地摊式的淘书机会。这样乐趣的印象,至今久久都挥之不去。

                                                                    2017 年4 月11 日于兰竹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