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要闻

温暖同行 感谢有你 ——贺《大河美术》创刊两周年

发表时间:2017-06-16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6 月15 日,《大河美术》创刊两周年。两年来,我们在纸媒低谷中逆势而为,在摸索中努力成长。

两年来,我们得到了社会各方尤其是美术界朋友的支持和关注,亦收获了广大读者的肯定与厚爱。两周年之际,我们邀请美术界、学术界、教育界、企业界等领域专家代表为《大河美术》把脉问诊,意在听取各方专家的意见建议,开门办报,谋求发展。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也欢迎其他读者朋友提出批评与建议。

马国强  (河南省文联名誉主席、河南省美协名誉主席、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著名画家)

作为河南省唯一一份美术书法类专刊,《大河美术》创刊以来,无论编排质量,还是业界影响、经营创收,都取得了辉煌的业绩,在当前纸媒出现普遍维艰之时,这份成绩显得难能与可贵。一群干实事创业的年轻人,经过两年的拼搏,使《大河美术》在美术界已经风生水起,已经站稳了脚跟,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我对此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如果要提建议的话,我觉得一是报纸本身的质量,可以继续扩大信息含量。同时在言论和舆论引导方面,更加尖锐、更加犀利一些。

二是借助《大河美术》和大河美术馆两个载体,不断褒扬老人、推举新人,发挥媒体独特的优势,为书画家搭建沟通交流的平台,使影响力越来越大。

三是打通社会爱好者和专业美术从业者之间的桥梁,使这份报纸不仅仅传播消息,同时还是联结艺术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桥梁与纽带。

我相信《大河美术》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目前非常好的基础上,能够取得更大的发展!

张江舟(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研究员,著名画家)

作为一个河南人,家乡有这么一份报纸,创刊已经两年,首先表示由衷的祝贺!严格意义上来讲,河南是一个美术相对欠发达的地区,却办了一份非常专业的美术报。这么一群年轻人,用两年时间,愣是把一份专业美术报办得有声有色,我想她已经当之无愧地跻身全国一流美术专业报纸的行列。作为一个工作在外乡的郑州人,为家乡的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

一个地区美术事业的发展,出人才、出作品是关键,但人才的成长、优秀作品的产生,有赖于良好的生长环境和土壤,这其中丰富厚实的文化传承,良好的艺术教育,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乃至健康的艺术品市场,当然还要有发达的艺术媒体,这些都是出人才、出作品的重要条件。尤其是发达的艺术媒体,一定会为地区的美术发展产生重要作用。因为它是连接河南与全国乃至世界各国的重要平台,是艺术界互通信息的重要渠道。

两年时间非常短,但《大河美术》已经具备了全国一流美术报纸的专业品质,突出特点有以下几个:

具有开放性。一是体现在视野的开阔上,没有拘泥于河南本身,而是立足河南面向全国,对全国艺术界的各种学术动态、创作展览的基本情况、包括对一些热点焦点的讨论。二是体现在专业涉猎的全面上,无论是古今中外还是国油版雕各艺术品类,同时对当代艺术、艺术教育、艺术市场,以及民间艺术、少儿美术等方面都有涉猎,体现出很强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专业性和普及性兼顾。专业性体现在对美术界当前一些问题有着深入探讨,无论是美术问题的探讨、学理的研究,还是对创作规律、创作经验的报道,包括对大家比较关注的学术问题的深入探讨,都体现出了很好的专业性。但是作为面向大众的报纸,又兼顾了普及型。《大河美术》刊发的很多文章写得相对通俗,涉猎问题又比较深刻,将一些非常晦涩的学理、学术问题,以非常通俗的方式呈现给大众。这样一份全国性的报纸,不仅仅服务于创作研究、服务于专业的创作团队,对于大众的审美教育也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具有及时性。《大河美术》对当前大家关注的学术热点、艺术品市场、美术教育等问题,不仅及时报道,而且不是冷眼旁观的姿态,而是一种积极参与的态度,体现出媒体人的专业性、责任感和敏锐度。

假如让我提一点建议,我想在目前成绩的基础上再努把劲,我希望这张报纸能够面向全球。我们适逢一个伟大的时代,文化艺术对外推广交流处于最好的时期,因为国家实力的提升、国家话语权的提升,中国的美术界同样在世界各国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中外之间的美术交流日益频繁而卓有成效。作为一份专业美术报,对全球美术界的关注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真正具有国际视野的媒体是有限的,我希望《大河美术》在中外艺术交流中产生作用、积极作为。

我非常欣慰地看到这张报纸在不长的时间内取得令人欣喜的成绩。这张报纸,不仅对河南美术事业的发展产生重要作用,同时将对全国美术的进步与繁荣,乃至对全社会公众的美术审美品质的提升产生重要作用。祝福大家,感谢大家!

贺万里(扬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

最近一段时间经常看《大河美术》。一期一期看下来,就会发现《大河美术》有着不同一般专业报纸的气度、厚度和特性。每期有一两个重点人物的介绍,但却是有节制、有侧重点的,不像其他一些机构办的报纸看似厚实其实充斥着许多功利化的广告行为。

报纸对河南美术界人物、事件、现象等有着重点介绍,这对于推动河南美术的进一步发展、树立河南美术大省的形象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当然,报纸的容量在《大河美术》中也有充分的体现,一些短讯对画家动态的介绍,省内外的都有,这对于读报者是一个信息面的开拓和中景视野的培养,是非常有益的事情。

而近期我还欣喜地发现《大河美术》对一些国内外美术界关注的重要问题展开了专题讨论,邀请全国范围的专家、学者、批评家等参与其中,这就更彰显了《大河美术》编辑的新闻敏感、专业素养和思考深度。以上的概括实际上是不完整的,在我们阅读《大河美术》的时候,还会时不时地发现一些新的亮点,新的让我们惊奇的地方。《大河美术》所具有的这种新闻的专业性,对美术及其现象的专注度,对以画家为代表的美术人事推广的责任感,都让《大河美术》成为国内林林总总的众多专业报纸中的佼佼者。我祝愿《大河美术》越办越好,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办出专业,办出动能。

范美俊(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教授)

我在《大河美术》发过几篇文章,其中《潘天寿不是传统派》等文还引起了一些反响。不过据实而言,我对这份初来乍到的报纸至今也是一知半解,我所知道的仅有:河南的报纸、全国公开发行、每半月一期24 版,而内容则有些与众不同,值得一读。似乎,这就足够了。就我的了解,该报立足河南却不局限于此,一些重要版面文章的作者来自全国各地,其中还有不少名家,其影响力自然也就不限于一地了。而不像某些地方,好不容易有了美术纸媒,却成了个别人把持的宝地而且外人莫入,发的东西净是些商业软文、业余烂画或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转载,甚至连当地人都不知晓。

该报颇受关注的“热点”等栏目,曾关注连环画危机、书法上春晚、取消画院、基弗画展风波、当代艺术论争等内容。在我看来,不少选题直面现实争议,紧跟业界热点,选题精准而且接地气,不少文章观点新颖,学术深度也够,加之语言新、版式靓、以质取文、微信推广快等优点,足可秒杀一些言之无物或以报道开会见长的专业刊物……

现在的报刊评价有一个影响面颇广的认定机制。就艺术学科而言,套用理工科化的量化数据评定级别并借之反证文章质量的做法,不但简单粗暴而且有失公平,这也大概是十多年前艺术类C 刊仅有一两本的原因。几百字能够说清楚的东西,大概不需要用几万字加数百条注释,还有××基金(课题)等帽子来证明其学术性。《文学改良刍议》《美育代宗教》,以及影响深远的徐悲鸿、徐志摩1929年的“二徐论战”,所发并非时下A、B、C 之类的刊物,“二徐论战”的阵地还是第一次全国美展期间临时的自办刊物《美展汇刊》。当下,一些所谓的核心刊物因为“有用”加之僧多粥少,甚至成为与学术关系不大的利益交换场所,而没有某些外在功利的专业报纸,反而更有看头、更纯粹甚至更学术。

另外,该报尊重作者也值得一提。比如,与该报的编辑打交道很愉快;再如,怕有违作者原意或伤文气,编辑不轻易对来稿动刀;还如,该报恐怕是当下发稿费最快的纸媒,往往见报三五天后就会微信转账。如今,著文已然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没有稿费那就亏大了。

总之,作为一位普通读者兼作者,在纸媒并不容易的时代我看到了《大河美术》的锐气、实诚与坚守,我看好这份报纸!

许方雷(格物者产品设计公司总经理)

《大河美术》从时下热点、名人访谈、学术资讯、作品赏析等角度揭示了当下的艺术现象,佐以理性分析引导读者掌握正确美学思考方法。版面内容由浅入深,从儿童艺术感培养到大师级的作品欣赏与评论,给悠久而丰富的艺术勾勒出一个简明、清晰而完整的轮廓。

报刊以美术为名,却能跳出美术的局限,进入艺术范畴,并真正做到了结合中外艺术史和中外优秀艺术作品,带领读者了解艺术实践的历程,理解艺术活动的基本规律。

报中专栏对艺术展会的报道更能真实地反映当代的艺术走向,希望能有更深度的展会后续追踪,与展品和展出者产生更激烈的艺术与灵感的碰撞。
阅读本报可以提升读者的艺术修养,引导其迈入艺术之门,领略其奥妙和风采,是不可多得的良心报。

薛亚军   艺术史博士,艺术评论人

在手机阅读全面替代传统纸媒的今天,«大河美术报»敢于逆潮流而行,以纸媒实体受欢迎于美术界,这不仅体现了主办者的勇气,更有着一份长远的文化责任与担当。

与其他传媒方式不同,美术简单是视觉图像或理论文字,两者非结合阅读不可。一份栏目众多内容丰富的«大河美术报»就可以满足不同美术爱好者的阅读需要,同时又可以是各类艺术问题探讨的索引,帮助读者按图索骥,进一步思考当前中国美术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国家经济发展迅速,大众美术鉴赏水平却还有待普及与提高。«大河美术报»既有针锋相对的热点讨论,也有对民族传统艺术继承与发展的热切关注,它的多样和包容注定会为大众美术教育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值此«大河美术报»两周岁之际,作为它的读者和撰稿人,我祝愿它能健康成长,同时也希望更多这样的美术报能创刊发行。因为"以美育代宗教"依然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