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评论

“当代艺术”的末路

发表时间:2017-06-20  来源:大河美术 林木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今年四月初在西安美院召开的“当代艺术”研讨会,或许真的可以看成西化思潮在中国一百年来由时髦走向衰亡的转折性标志。

从表面上看,这次会议因黄河清“单刀赴会”,居然在“当代艺术”群雄并至设下的鸿门宴上,只身孤胆,舌战群儒,而气势逼人,让“当代艺术”家们颇有守势之尴尬。而且会上还有一大帮非会议代表的西安美院年轻学生在当河清的粉丝,连主持者以发言时间到点为由阻止河清继续讲话,都被这批河清的粉丝当场搅局!加上河清那句太覇气的“在座的没有一个”的全称指代,你让与会群雄情何以堪!

会后,河清实事求是客观地记叙了其与会经过在某报发表,惹得会议组织者很不高兴,也撰文反驳。由于撰文者也属于那“在座的没有一个”之一个,故“当代艺术”他其实也说不清,对河清的批判也拿不出什么反驳根据,但文中对支持河清的学生的贬抑,称其为“画石膏像和临画刚入道的学生”,倒颇有些因生气过度而失教师仁爱之态。而此兄之题目《谁有救药,救救黄河清》,光这题目,便知河清把此兄气得不浅!也反衬出河清自以为“我一个人的气场,完全压得住我的‘论敌’们”。当然,会议也暴露出热情有余而学问太差的中国“当代艺术”界的精英现状实在堪忧。客观地说,黄河清依据大量西方学者及“当代艺术”界之英法原著及大量西方“当代艺术”现象所著数百万字专著,把西方“当代艺术”来龙去脉已研究得十分深透,一群连外语都不通的人怎么和他辩论西方艺术!但这群精英急中生智,他们找到黄河清政治观念有不同,纷纷以此攻之。有人竟煞有介事弄出个告同仁书,声色俱厉地宣布,黄河清因政治观念的不同,故不把他当同仁,因不是同仁,故不和他讨论。初看此“书”时,我实在忍不住笑了:一笑河清本非此类人之“同仁”,何必故作姿态宣布其非“同仁”;二笑这些“在座的没有一个”之一个终于找到似乎合理的免战牌,可以冠冕堂皇地不与这位强敌论战;三笑这些全都狠狠地吃着体制的朋友竟装出一副体制外那份假扮的少女般的纯情……

以上是谈四月初西安的那次会。光凭与会“当代艺术”中人对河清那份愤恨,黄河清以一人之力把一大帮“论敌”的会搅得风生水起,就可见“当代艺术”日子真的不好过。当然,这还只是现象。真正的不好过还在中国国势之巨变。

今天被称作“当代艺术”的东西,其实是20 世纪50 年代时,国势因二战而强势崛起的美国为弥补其历史文化短板,又不甘心做欧洲文化的附庸而策划推行出的一种“美国艺术”。一直有输出意识形态和文化产品强烈意愿的美国,为输出“美国艺术”之方便,配合欧美本来就通行的进化论历史观,在20 世纪70 年代之后,又易“ 美国艺术”之名为“ 当代艺术”,加之不论美国还是欧洲,流行的都是西方文化中心论,历史进化论加西方文化中心论,自然也就把西方美术史自然演化的历史当成人类美术演化的规律,于是从古典艺术到新古典艺术,从浪漫主义到写实主义,再经印象主义到后印象主义,再至现代主义,这些都是发生在欧洲的进程,当美国折腾出“当代艺术”之后,美国几乎是顺理成章地就接替下西方美术的演进规律,宣布世界艺术的中心已由巴黎转至美国。美国政府完成了其成功的策划。

《“当代艺术”:世纪骗术》书影

有人在与黄河清争论“当代艺术”是否有价值。“当代艺术”对美国政府当然有价值,那是他们推行美国文化的成功策划,当然有莫大的价值,但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连美国民众西方民众也不喜欢。每一个去美国去欧洲的人都可以看到,人们在美的艺术面前门庭若市,在反对艺术的“当代艺术”面前则门可罗雀。西方人美国人用脚在表达他们的意愿。尽管也不能否认,“当代艺术”复杂内容中也可能有某种有价值可借鉴的因素,但这也只能成为中国艺术借鉴之资,而不能成为“当代艺术”垄断中国当代艺术的理由。

西方人都不喜欢的东西,那些丑陋、荒诞、血腥、暴力的西方式玩意儿,既然在西方都不受欢迎,怎么到了中国,反倒热闹起来了?原因很多:

第一,中国是个严重崇洋的国家。中国已有一百余年的崇洋历史。凡是洋的,凡是西方的,肯定都是好的。而且因为严重崇洋,故中国又是一个严重自贱自卑自虐自宫的国家,对五千年不间断文明本该具有的自信与骄傲,反演化成民族虚无的全体国民的集体无意识。从“五四”到“文革”,从“八五”新潮到“当代艺术”,就是铁的证明。西方来的一切都是好的,不好也好。

第二,西方流行进化论,中国也输入西方的进化论。中国人上上下下都流行进化论。故看上去与体制格格不入的美国式“当代艺术”以进化论为流行之武器,其实与中国流行史观是完全一致的。今天许多文化主管也开始支持“当代艺术”,他们完全是把“当代艺术”当成“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去看待的。这其实就是美国人当年把“美国艺术”改称“当代艺术”以便其易于流布世界的初衷。这也是今天“当代艺术”必须把“当代性”供在神坛上的原因。一个“当代精神”足以封住一切人的口。“当代艺术”界个个俨然道义在手的道义错觉,亦因为此。今天中国美术界何以对“当代艺术”集体噤声,原因也在这里。

第三,人穷志短。中国穷了几百年了。穷得太很的人很难有志气。今天的国人连爱国主义都难以启齿,民族主义不加限词都已成贬义词就是如此。所以当尤伦斯、希克们花个几亿元,就轻而易举地当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保护人,也轻而易举地让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美术改变方向——中国人太穷了。

但随着近十年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巨大变化,第二大世界经济体的形成,中国在世界经济、政治、军事及综合国力的相应崛起,加之西方与此同时的发展迟缓复苏艰难,美国政策的向回收缩,世界政治的多极化与文化的多样化同时跟进,中国以“金砖国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等一系列方式,既向世界表现出中国的实力,又彰显了中国智慧,一时在国际上呼风唤雨。实力大变的中国亦如当年崛起的美国一样,也自然地要开始强化中国文化的权利。如果说,20 世纪50 年代的美国是生生地造出一个反欧洲文化的“美国文化”来与欧洲叫板(骨子里其实仍然是欧洲文化),那么,对于本来就有五千年不间断文明的东方大国之中国,我们只需唤起我们的“文化自信”, 重拾“ 优秀传统文化”即可。在这种中国与国际的当代背景下,我们看到尤伦斯们乖巧而黯然地走了,习近平主席连续地在倡导中国文化的自信和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政府相关部门出台一系列详尽的落实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政策规定,“当代艺术”界人们在开始反省自己的位置。有人以尽人皆知的“中国元素”混入“当代艺术”模式在经典传统之地继续折腾“当代艺术”以蒙人,有人则冷静地思考回归中国的方式,也有坚定的西方“当代艺术”信徒失望于这些叛徒而在绝望地指责以前的同志……在中国当代这片生气勃勃的土地上,真的该是中国人重树“文化自信”,长长民族志气的时候了。中国的今天,该是中国人扬眉吐气地从事中国当代艺术创造的时代。尽管崇洋一个世纪的积习还会继续产生影响,“当代艺术”藏家还得硬着头皮维持日渐衰减的价格,美国式“当代艺术”在中国还有一定的挣扎的时间与空间。但是,一个在国际上呼风唤雨领袖群伦的全新的中国,不可能长期容忍自己的民族文化被边缘,也不可能让一种美国艺术长期主导中国的画坛。这几乎就是一个常识判断。当崇洋媚外信仰进化的一代衰朽老人渐行渐远,当立足当代朝气蓬勃自信满满的中国年轻一代登台的时候,中国艺术健康而自信发展的时代必然到来。

                                                  (作者系上海美术学院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