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史话

徐霞客丹江买舟过淅川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何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访过龙门石窟,徐霞客离开洛阳一路朝西,向西岳华山进发。五天之后,他来到华山脚下,抬头望着高耸的山峰,一色堆叠着无比奇特的白垩色岩石,仿佛大山裸露的骨头直插云霄。一边是晋陕黄河大峡谷,河水由北向南咆哮而来。

洋洋洒洒,总计六十万言的《徐霞客游记》,大致分前后两个部分,——崇祯九年(1636)他51岁之前,共17 篇日记5 万余字,专记名胜名山之游,忽略了路途所遇。从洛阳到潼关这一路,他应当是相继穿越两个函谷关才进入关中地区,即汉函谷关和秦函谷关。

位于灵宝境内的秦函谷关,因老子著经和鸡鸣狗盗的典故而天下闻名。汉函谷关,则在离洛阳不远的新安县城。因为“楼船将军杨仆,数有大功,耻为关外人。上书乞东关,以家财给其用度,乃徙于新安”,经过汉武帝的批准,汉关东迁到洛阳附近。近年“丝绸之路申遗”,位于新安的汉函谷关,因系民国年间豫西闻人张钫复建之物得以保护,远看像个兀立的蒙古包,下面是城门通道,上面设有四边瞭望哨岗,连同附近的文物发掘现场和涧河水流,此地风景不恶。一边是陇海铁路飞驰不断的火车,一边是国道上拥挤不动的载重卡车,时光车影与水波涟漪互动交织。

二月的最后一天,徐霞客进了潼关,直奔华山住在西岳庙。三月初一拜过岳庙,即请导游带路上山,青柯坪、苍龙岭、玉女峰,他一连在山上住了两夜,第三天才下山来。华山之游,前后山都走遍了,徐霞客没有特别记录。苍龙岭上的鲫鱼背,凌空开凿梯形小道,三百五十余级石阶,两边是悬崖峭壁。据前人李肇《国史补》记述,大文豪韩愈和同行的朋友被困于苍龙岭上,进退不得,他们担心下不来了,便给家小写遗书投山崖下,害怕而放声大哭。然而,经过石刻“韩愈投书处”等,徐霞客没有类似的记录。他上下都经过山门前的华岳庙,下山之后,没有选择西行去古城西安,也没走回头路,而是朝西南方向深入秦岭,经过泓岭、少华山,经洛南、杨氏城而入商州地界,初七这天,抵达丹凤县城龙驹寨。

此地乃“关中四关”之武关所在,豫鄂陕三省交界,是古都长安出东南通往南方的咽喉。武关道,以昔日刘邦抄此近道先至关中而闻名。而丹江在崇山峻岭中和陆路交错并行,龙驹寨、白浪街、荆紫关,河道急流,贯通陕南豫西,龙驹寨的明王宫,荆紫关的平浪宫,都是著名的水旱码头。今日商州以作家贾平凹为荣为自豪,丹凤棣花镇,是贾氏故里所在,古代为驿站,现在也是热闹的旅游景点。大山夹道里,约摸一箭之地,南山这边是沪陕高速公路,北山这边是宁西铁路,汽车火车交驰经过。贾家在高台上,四合院老宅带着一个醒目又别致的垂花门和影壁墙,上房有祖宗牌位兼书画艺术馆,东厢房是文学资料馆,西屋住人还兼着卖书卖工艺品。

贾平凹不仅文学文字好,书画也特别吃香,但是,因为是在老家祖屋里悬挂,故而书法作品内容严肃者居多。越认真书写,用力书写,笔道肉而粗,近乎“ 墨猪”,却不潇洒了。另外,与古来看相的书说法不符,贾平凹的面相不似母亲,与他的父亲特别像,两人近乎于活脱。资料馆当屋有贾平凹的纸像真人大小,手持真毛笔,如椽大笔一支,游人可以和他一起留影。我觉得这合影颇滑稽,便隔着玻璃橱,接连拍了六七个版本《废都》的书影。虽然《秦腔》获得茅盾文学奖,其实《废都》才使他名噪天下。原本我还想趁机买一本贾平凹的书做纪念,但仔细看看,觉得那些书的纪念签名,只是作家手迹的高仿。算了!而县城龙驹寨老街和花戏楼前边,正好是夏季漂流的船码头,龙驹寨——武关——金丝峡接力漂流,还有昔日徐霞客在此买舟东去的意味。

三月初七,徐霞客来到丹凤县城龙驹寨,寨为当年大码头,“东去武关九十里,西向商州,即陕省间道,马骡商货,不让潼关道中。溪下板船,可胜五石舟。水至商州西至此,经武关之南,历胡村,至小江口入汉者也。”

唐德宗明令,从上都至汴州为大路驿,从上都至荆南为次路驿。次路驿即商於古道、武关道。商洛山区,秦岭南麓向东和伏牛山区浑然一体,这也是一条诗人之路,李白、白居易、王维和韩愈留此故事不少。又是韩愈,他因批评皇帝佞佛而被赶出首都,贬为潮州刺史,拖家带口,出长安走武关道赴粤东,途中吟出“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诗句。还有《武关西逢配流吐蕃》:“嗟尔戎人莫惨然,湖南地近保生全。我今罪重无归望,直去长安路八千。”悲观透顶了,全然没有“文起八代之衰”的一丁点气派。

从龙驹寨上船,徐霞客趁的是贩盐之船。三月桃花水大,猛雨与大浪扑面而来,遇雨停船,水路又是三天。三月初十,人在船上已是第三天了,行船中忽然有“大浪扑入舟中,倾囊倒箧,无不沾濡。二十里,过百姓滩……出蜀西楼,山峡少开,已入南阳淅川境,为秦豫界。三十里,过胡村。四十里,抵石庙湾,登涯投店。东南去均州,上太和,盖一百三十里云。”徐霞客真大江湖也,入湖北境直奔武当山(太和山)而去。

徐霞客是在三省交界处郧县一侧下的船。他提到石庙湾,却没有荆紫关。徐霞客经过荆紫关没有?今天的荆紫关,鸡鸣三省还是,但丹江水枯,河道不显。从河南这厢过桥,那边是湖北陕西的两个白浪镇,三省说话三个口音。脚踏三省处有店铺、客栈和碑亭各一,墙上刻着贾平凹的散文《白浪街》,但我没有细看,不知道其中提到徐霞客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