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喜忧参半的艺术毕业生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一年一度的六月毕业季到来了,对于很多艺术毕业生来说,面对毕业,心情可谓五味杂陈。艺术这个行当适合我吗?这样的问题似乎成了毕业生们离校前的最大“心病”。因为当初选择报考艺术院校的目的并不明确,只知考上才是关键,哪里有今天这么多的思虑。想到师哥师姐们毕业后的“ 近况”,不禁感叹:走艺术这条路真难呀。每年的艺术毕业生那么多,坚持走艺术创作之路的年轻艺术家也不少,可也没见着有几个人能在艺术长河里蹚出一条康庄大道来。这一琢磨,放弃走艺术这条路的艺术毕业生已然占去三分之二了。该找工作的找工作,该考研的考研,该创作的创作。

对于找工作,大部分艺术毕业生其实也未占多大优势。今天的企业公司对复合型人才是情有独钟,只用画画一条腿走路是万万不行的。所以,很多艺术毕业生走上职场之后,一切不得不从零开始。搞艺术创作最不能缺的就是鲜明的个性,而在职场,个性毫无疑问是要被抹杀的。以至于,不少棱角分明的艺术毕业生在工作中处处碰壁。面对这样的情形,少数艺术毕业生会选择自主创业。不少选择改变自己的艺术毕业生,内心其实是纠结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让很多艺术毕业生变得圆滑世故。若干年之后,他们可能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但是伴随着职场的成功,这些“ 企业家”重操画画的心情也越发强烈。然而,这个时候他们的绘画技艺非但没进步,反而退步了许多。有热情高涨的,会斥巨资去报高研班,期待恢复往日画画的感觉;而有的则权衡再三,干脆选择终结艺术生涯。

至于某些毕业生依然“赖”在校园,选择考研或者考博,其实也是应对现实的需要。如今想去高校任职,博士文凭似乎成了初级敲门砖。有的情况更糟糕,没有一点“社会关系”,读个博士出来也是不易找到好单位的。奇怪的是,只有在中国,画画是有博士学位的。难道读了博士学位就能代表画画水平高吗?非也。之所以会出现这样“ 特立独行”的教育制度,我认为问题出在审美教育的普及问题上。很多人对艺术的认知水平低下,特别是一些分管文化艺术的行政官员,好画、坏画难以区分。既然水平有限,就只能抬出“考核”这样一个硬杠杆。认证不认人,是目前社会的一大“ 特色”。如何做到“ 不拘一格降人才”在今天是很难操作的。但是,民国时代的大学校长,却是认人不认证的。如陈寅恪这样的大学者,就是被“ 请进”大学任职的,给的地位还不低,是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

最后想对计划走纯艺术道路的毕业生说,不要把艺术与生活割裂开来看。今天现实的种种境遇,或许就是今后艺术创作的重要养分。今天,无论你毕业于哪所艺术院校,走出校园,面对的就是广阔的天地。决定从事艺术创作对于艺术毕业生来说,是一个冒险的选择。当年方力钧等当代艺术家蜗居在圆明园画家村的时候,其作品是没有市场的。有些人坚持不下来,就放弃了。而有的则选择苦苦挣扎,等待时机。方力钧等人就属于后者。方力钧之所以成为今天画坛的明星人物,一方面在于他的作品独特,光头傻笑的画面形象背后,有着对现实深刻的写照,另一方面则在于他善于经营自己,说得明白点就是会做人。所以,对于今天的艺术毕业生,从事纯艺术创作的考验比起方力钧那一代更为考验,面对的诱惑也更大。

当然,这里不是在打击广大艺术毕业生的信心,而是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好的心态来面对社会现实。

今年六一,在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典礼现场,校方给即将走出校门的艺术毕业生们送了一份礼物:3500 个西瓜铺满毕业典礼的现场,成为学校、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沟通方式。这件礼物很特别,也很有寓意。告诉毕业的学生们,要认清自己,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人其实都是吃瓜群众。如何扮演好自己想要的角色,也就显得尤为重要。未来的路还很长,需要积极看待所处的现实环境,成功的定义不是只有一种,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作者系艺术评论人、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