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再说艺术家的“生死劫”

发表时间:2017-06-27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近日,《大河美术》编辑约稿谈艺术家刘峰植离世所引发的社会关注。其时,我正在西安工程大学的毕业展上观摩一件名为《生栖地》的空气加湿器。设计者用磁悬浮原理在加湿器主体的上部悬置了一朵瓷制“云彩”,这朵云没有功能性,但有装饰和象征意义。我询问:假如有外力介入(比如儿童的好奇)迫使这朵“ 云”脱离磁悬浮的控制范围,是否会发生跌落或危险? 作者解释说,一旦有外力迫使其脱离设定的磁场范围,云朵会优先被磁力吸附到加湿器主体,从而确保安全。

刘峰植作品《雨》145cmx182cm 2001 年

刘峰植的艺术及其病逝所引发的短期关注效应,在我看来,是“ 尘归尘,土归土”的话题,就像这件磁悬浮加湿器一样,当艺术家选择投身独立的艺术创作,市场、人脉、学术等均成为外力因素,它们的介入不仅无法改变艺术家,反而会终结其真正的创作。在这个意义上,刘峰植没有被过多地干预,故而其作品面貌才保持了独立性。

在经济时代,我们往往夸大了市场给予艺术家的物质回报,而忽略了艺术家的心理选择及同时代的碰擦体验,这个过程对艺术家内心所产生的冲击才是造就其“之所以然”的关键。也就是说,如果刘峰植受到市场或学术的青睐,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就不是现有作品,而很可能是一种跟潮式风格。如此,艺术市场无非多了一种可供消费和模仿的商业模板。刘峰植是早期入驻圆明园的艺术家之一,他的朋友们或扬名立万,或占据重要行业资源,这说明他对商业运作和学术资源有一定的排斥性。他放弃了上世纪90 年代初期短暂的市场“ 成功”,而奔赴和攀登艺术上的独立即是一例,尽管在生活的比对中他仍会表现出人性的失落感。

刘峰植作品《风景》布面油画 60cm×50cm  2009年

自媒体时代,不仅艺术品成为消费对象,艺术家的生、老、病、死及八卦闲话也成为社会式消费、书写、调侃的对象。一个微信公众号刊发了刘峰植追悼会现场,除了看到对艺术家的哀悼仪式,我还看到了合影、交谈、抽烟、自拍,这是一个追悼会,也是一个对艺术家的消费场。甚至,是某些人借助“ 追悼会”捕捉资源、刷屏露脸。我的大学舍友薛亚军有篇文章叫《艺术的归艺术,市场的归市场》,当这种共识还没有被普及的时候,艺术、市场、媒体等混合的鸡尾酒,容易快速令大众东倒西歪,找不到家的方向。我在一年前针对艺术家的病逝话题曾撰文《生死劫:艺术家的社会遗产》,自抄一段温习艺术家的身后事宜:

刘峰植作品《季节的重复》布面油画  145cm×182cm   1997年

社会及行业应设置一种机构或基金制度,来梳理优秀艺术家的身后事宜,持续推进和整理其作品文献,推动学术的研究,使其转化为青年艺术家的“ 肩膀”,助力于新生力量往更高的地方攀爬。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在人走茶凉的民心生态下,一旦相互之间的利益捆绑到期,人情、公义、学术便会统统失效,迅即消匿于不断更换的朋友圈之外。这也间接致使后来者无视前辈们的创作,另起山头,重新在沟壑泥沼里蹒跚学步。

我想,刘峰植的生死就像那件加湿器上的云朵装饰,而其作品更像加湿器的主体,我们习惯于关心叙事和演绎话题,而缺乏理性的、内质的社会关怀。固然,生命可贵,但生命已逝,对生命“ 结晶”的作品的尊重和梳理才更为迫切。诸多的美术馆馆长、策展人、收藏家、研究者不妨以行动来代替悲戚、呜咽和朋友圈双手合掌的表情符。

                                                                   (作者系艺术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