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评论

警惕绘画效果成甜蜜的陷阱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黄剑武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我们在评价一幅画作优劣的时候,通常用效果来作为批判的标准,效果好的是优秀作品,没有出效果的是低劣作品。那么绘画效果真的是不是作品好坏的评价标准呢?我们的作品是不是一定都要出效果?

石涛曰:“规矩者,方圆之极则也;天地者,规矩之运行也。世知有规矩,而不知夫乾旋坤转之义,此天地之缚人于法,人之役法于蒙,虽攘先天后天之法,终不得其理之所存。所以有是法不能了者,反为法障之也。”人们学习研究绘画,认识绘画的规矩和法则,总结出绘画的规律,却忽视了乾旋坤转的道理,不仅不能掌握绘画之法反而会被法则所束缚,成为僵化的教条。

绘画效果从某种角度来讲,是在绘画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法则。这种法则在绘画实践中抽取出来之后,被大家普遍接受和认可。但是我们要知道法则的由来,不能被其所囿,囿于束缚便失去了真正的绘画之法。真实面对自然万物,学习法则而不受其障碍,程式障碍在作品中消失了,新的法则也就产生了,艺术创作便有了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一幅优秀绘画作品是作者真实感受的自然流露,是艺术家忘我的艺术表达,在他的艺术创作世界的起初阶段,是不会有非常确定的预期效果的。如果艺术家在创作的一开始头脑中便有了现成的效果和模式,那么他的创作可能会非常被动,容易进入常规创作状态的通道,甚至是重复以前的作品。艺术是不需要重复也不可能重复的,艺术创作的结果不可预料,因此每一幅创作都不可能雷同,画面达到的最终效果也不会相同。有时创作可能会像海上行舟,风雨骤变、惊涛骇浪无法预料,其结果可遇而不可求。作品的结果就像十月怀胎,怀胎的时间不一样,生出的孩子也面目迥异。因此,艺术便有了生气和灵气,而且创作的作品也就有了新意。

“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法至”。绘画效果是他人之法或是自己以往获得的绘画经验。艺术家一旦掌握了某些绘画效果,往往会自鸣得意,因为作品中的画面结果与自己所欣赏的结果,或己想要的画面结果非常一致,因此会觉得十分满足或觉得获得了创作的成功。岂不知这并非创作的成功而是艺术最大的不幸。一幅杰出的作品是对以前绘画之法的突破和超越,实际上这是求创新而不是重复以前之法。一个艺术家要根据不同的创作对象有不同相应的感觉,采取不同的对策。相反,如果不同的绘画对象都画出相同的绘画效果,创作出的作品结果都千篇一律,这明显是被法所囿了。这些创作中的所谓的成功之作实际上就是重复之作了。

绘画效果有着甜蜜的外衣,会常常引诱你进入她的世界。很多作品在题材上和内容上虽然有所区别,但是绘画效果基本相似,套路和技巧也是大同小异。但这些效果却容易被人们接受和认可,特别是和名家相似,更是显得沾沾自喜。这在很多各种各样的美展中比比皆是。画展中用笔刺激生猛得得了奖,后面便是一大批笔触潇洒夸张的参选作品出现。如果是场面恢弘,精雕细刻的作品入选了,紧接着就有一大批青年画家创作出雷同风格的作品问世。大家所熟悉的画面效果慢慢地在美展标准“出台”后,公众把这种绘画效果误解成了一种审美标准。许多青年画家也被绘画效果蒙蔽而趋之若鹜,随波逐流。绘画并不是艺术了,而是投机的手段。致使许多年轻的艺术家忽视了研究艺术的方法和规律,而是去模仿对象的表面结果。在画面上早点画出刺激抢眼的效果获得短期的成效,不能体验其真实感受而深入研究找到表达自我感受的方法,从而难以突破自我。

在创作中,作品是眼中世界和心中世界的自然碰撞,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眼中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艺术家的情绪不同会有所变化。心中世界更不是预期的,是作者内心随自然和环境的变化油然而生。眼中世界和心中世界都是变化着的,那么画面中的效果也不会是预先设定的。评价作品的优劣好坏用绘画效果来作为批判标准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误区,给急于求成、窃取他人劳动果实者一个极大的生存空间,而使真正的艺术家窒息。如印象派画家莫奈、雷诺阿等人当年为了表达自己创新的艺术语言而不符合当时官方的绘画效果标准从而参展落选。天才的艺术家梵·高用充满激情的绘画语言和绚丽的色彩表达自我,而与当时的审美标准不一致,致使作品无人问津,难以出售而潦倒一生。但这些艺术家和代表作在今天最终被大家接受和承认,而且被大家认为是最杰出的艺术家和最伟大的绘画作品,这是值得后人深思的。

绘画效果是艺术家创作中的一根隐形的绳索,牢牢地套住作者的思维和创作情绪,缺乏发现的眼光,使艺术家的创作在有限的范围中进行。一味地追求画面强烈的绘画效果,会忽视对象的客观规律,机械而又主观地捏造对象,用固定的模式套用变幻不定的自然世界,进入一个自我设定的固定画面结果。作品将缺失内涵和创造性,而导致你陷入一个创作的误区,迫使你的艺术过早终结。因此,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们要时时刻刻提防绘画效果,这个甜蜜的陷阱!

                                    (作者系重庆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