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苏丹: 20 年前 参与设计 首都机场T2 航站楼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苏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首都机场T2 候机,装修一新的贵宾休息厅(上图)让我感觉心旷神怡,同时想起二十年前的旧事。

1996 年随中央工艺美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环艺系参与航站楼室内设计方案竞赛,主要对手是当时代表中央美术学院的陆志成老师(后来陆回归我院,并成为共事多年的亲密同事)。方案竞赛的结果是我们和台北的罗启源建筑师事务所获得了国际国内的贵宾室设计,陆老师获得了更多的机场公共空间设计权。在深化设计阶段,我负责一号贵宾厅的设计。

其实那个时候飞行尚没有成为我国主要的个人出行方式,另外对贵宾室的设计无论是经历还是体验几乎就是零。那个时候中国设计市场还未开放,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在关系统筹方面做得不够。即使像这样重要的建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所以这项设计任务在当时是一个挑战,因为一方面当时中国室内设计界盛行装饰运动,在文化题材上热衷于地域风情的夸张表现。另一方面西方在反思现代主义弊端的理论进入到一个慢两拍的国家之后,引起了相当程度观念上的混乱。但是,1996 年又是一个室内设计发展提速的时间节点,为什么呢?电脑绘图出现了!这说来话长……

那时候的设计思路主要线索就是造型,低级一点的是考虑主题叙事的符号选择和变形,高级一点的就是寻找和建筑结构之间的对位和分解关系。我那时选了第二种方式,因为觉得马国馨院士当时的设计还是很国际化的。当时国家计委对这个机场的规划和期望是,在二十年内满足首都空港的要求,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不到二十年我们已经造完T3 又造大兴机场了。如今T2 像个被忽视的孩子,因为T3 开阔、明亮,空气充足,商业形象时尚摩登;T1 空间紧凑,便捷且有追溯历史记忆的欲望。今天在这个厅里候机,感觉到设计观念变化所带来的舒适感,甚至在遭遇误机的时候还可以安静地为它写一点东西。那么这个变化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它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设计师统筹能力和各专业配合程度的提高;2.设计精细化程度提升,空间中看似简单,实则细部处理考究;3.在处理和建筑关系上思想解放,理性但不教条……
                                                                                            (苏丹/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