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毕业之后,你的从艺之路还能走多远?

发表时间:2017-07-03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毕业季仿佛总能给人一种淡淡的离别忧伤,那些曾经面带青涩、怀揣着远大艺术理想踏进菁菁校园的艺考生,如今,即将离开他们生活已久的舒适环境,进入到另一个竞争颇为激烈的现实社会。光阴荏苒,日月如梭,素年锦时,稍纵即逝,还没有好好体会校园生活就要离开了,对于何去何从他们应该有过一定的思考,基本的选择大体可划归为两类。一类是转向其他行业,对于此类学生,毕业意味着他们将告别艺术之路,毕业创作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次专业实践,毕业展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展览,或许绘画会成为他们的业余爱好,亦或许他们再也不会触摸画笔,这是每年毕业季较早一批放弃艺术梦想的“始作俑者”。另一类则是在社会上继续坚持从事艺术创作的。无论那一类,进入社会的他们都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与历练。
在这段时期里,转行的艺术生会体会到隔行如隔山,他们需要在一个毫无基础的领域从零开始,受挫时,偶尔会怀疑自己当初的抉择。而继续在社会上坚持从艺之的艺术生,虽然有一定的知识储备,但创作环境已发生变化,毕竟在学校拥有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以湖北美术学院为例,其本科教育模式是“1+2+1”,第一个“1”代表“一年的造型基础训练”,即入校第一年,无论什么专业学生都会在学校基础课部深入学习一年的造型基础;“2”则表示“两年的专业知识学习”,即大二、大三这两年,学生回到各系部工作室学习所选专业的相关知识;第二个“1”则表示“一年的毕业创作时间”,大四一年学生自己去进行毕业创作。在这种培养模式下,学校的学习氛围是极其自由的,课程设置上也尽量减少学生的压力,给他们提供更多自由创作的时间与空间。教师们不会去过分干涉学生的艺术创作,而是因材施教、顺水推舟,鼓励学生去画他们想画的题材,追求他们想要的风格,师生之间亦师亦友,经常一起组织去风景旖旎的偏远地区体验生活、采景写生。这种环境下,绘画的目的往往显得相当单纯,只要能抒发情感、自我娱乐、赏心悦目即可,这种学院氛围下的艺术创作可谓“为艺术而艺术”。

然而,进入社会这个大熔炉,上述良好的创作环境不复存在,艺术生们的思维一时难以转变。面对社会上各种诱惑与生活的压力,难免不被社会上不良的艺术创作之风所侵扰与同化。他们的艺术创作不再显得那么纯粹,也不再以自我娱乐为导向,而是以“赚钱”为导向。绘画更多地不是去表达自己,而是去迎合买家口味,继而迎来“金钱”。金钱在当下对于中国当代文艺的负面影响越来越明显,任性的金钱文化正在形成当代中国的独特景观,甚至还在左右着主流舆论的走向和公众的价值判断,并且严重侵蚀着刚刚踏入社会的艺术生,继而催生了一批目空一切、厚颜无耻的青年画家。他们甚至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有钱一切好办,没钱一切扯淡,再有理想都没用,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画。”

身处于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眼中所见,耳中所闻,无不让人悲观失望。毕业的艺术生也不例外,尤其是那些“三无”(无权、无势、无钱)毕业生,极易产生悲观、无奈、焦虑的情绪,失去对生活的激情,眼见自己的一腔抱负被社会现实慢慢消解。如何保持一点内心的镇定和对理想的信任,如何度过迷茫、焦虑的阶段,这些萦绕在他们心间的疑惑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解答,将又有一批艺术类毕业生在现实社会中放弃艺术之梦。但这样的蛰伏期无法回避,几乎是每个成功艺术家都会经历的阶段。一段段的蛰伏期会筛选一批批艺术家,大浪淘沙,唯有志坚者才能发光。所以,此时正是自己给自己希望的时候。只要有信心,坚信自己一定能成功,坚定心中的信念和理想,就一定能够耐得住寂寞,走过漫长的蛰伏期,做到厚积薄发。正如胡适先生所言“在你最悲观失望的时候,那正是你必须鼓起坚强的信心的时候。你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彭泽云(策展人、艺术评论人)